欢迎进入UG环球官网(环球UG)!

usdt充值(www.caibao.it):疯狂的撸茅党黄牛党:码农4年净撸40万,一口茅台没喝过

admin1个月前69

USDT第三方支付API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采写/魏一然

编辑/陈纪英

年关邻近。

归乡党,回家心切,一票难求;黄牛党,发家心切,一瓶难求。

“求53度‘娃哈哈’300瓶”。

“收国产53度‘娃哈哈’,有货的老板支持一下”

谁也想不到,有朝一日,飞天茅台竟成了“不能言说之词”。在黄牛党谈天群,它的名字变成了“娃哈哈”、“农民山泉”。

有人说,败家娘们的奢侈在阿里的购物车,败家爷们的奢侈在茅台酒柜。

茅台,打开了高端白酒的上行通道,也成为了撸茅党、黄牛党的造富机械。

在这场由速率与激情构建的冒险游戏中,一个灰色江湖若隐若现。

四年“撸茅”赚了40万,一口茅台没喝过

周星磊 30岁 北京码农 撸茅四年

撸“茅”四年,提起入行契机,周星磊笑着说,“那天抢完小米手机,挂到闲鱼上卖,无意间瞥见收茅台的帖子,计划实验一下,就一直做到现在”。

周星磊,30岁,软件研发工程师,月薪2万元。在北京,这样的收入水平不上不下。

除了本职事情,他照样一名“羊毛党”,玩转电商平台的种种破绽规则,“自从加入‘撸茅党’,便专注做到现在”。

周星磊曾在京东、天猫、苏宁等电商,抢购平价茅台,甚至破费200多元,购置过外挂软件,惋惜成功率太低,介入很多次,只成功过两次,抢到四瓶53度飞天茅台。

“幸存者误差,人人只关注抢到的人,京东每次100多万人预约,能有若干人抢到呢!”

线上抢茅台,拼手速是一方面,还要拼运气。

看起来门槛很低,只需破费100元左右充个会员,就能获得抢购资格,但风控尺度很严,不能有太多退货纪录,也不能经常替换购置地址,一旦被系统认定是“风险用户”,那就很难抢到了。

“京东综合积分小于103的,你就放弃吧!”周星磊笑说,“这都是过来人的血泪履历”。

线上抢酒失意,线下却很自满。

周星磊曾在北京物美超市,陆续抢购过几十瓶飞天茅台。

“线上抢茅台,门槛低,但抢到的几率小;线下门槛高,但抢到的几率大。”几年下来,周星磊总结了不少履历。

以物美超市为例,需要延续几个月消费3000元,才有资格抢购6瓶。但背后有条专门刷积分的产业链,只需支付500元,就能购置到资格,再叫上家人一起排队抢购,基本每次都能手到擒来。

入行4年多,他大略估算了一下,靠着低买高卖倒茅台,也许净赚了3、40万,最多的一次,一天就收了30多瓶。

有时刻,行情稀奇紧俏时,他也会从同事,同伙手中收购,固然,价钱会偏高,一样平常收购价2300元,加价100―200元,转手就卖了。

入行久了,周星磊的人脉也愈来愈广。

一次,他卖给北京黄牛党两瓶茅台,便央求对方把他拉进黄牛群。

现在,类似的微信群,他加了10多个,仅北京就有5个,另有贵阳、深圳等地的微信群。

一有空闲,周星磊就会盯紧微信群――飞天茅台是唯一拥有“实时”报价的白酒,他要对比全国各地的行情,才气找到最佳脱手时机。

忧郁被封群,最近群友谈天都很郑重,提到飞天茅台,一律用娃哈哈、农民山泉来替换,人人也会经常在群里交流一些茅台酒管控的动态信息,相互提醒一下。

常在河边走,难免会“湿鞋”,就算自认为是追求稳健的“撸茅党”,周星磊照样差点赔了钱。

元旦前,茅台酒价钱颠簸较大,周星磊以单价2400元收购了80瓶53度飞天茅台,可没过几天,茅台酒价钱就降到了2400以下。

这是他入行以来,第一次陷入焦虑,“快要20多万的酒啊,若是价钱涨不起来,不知道还要囤多久,会不会砸我手里”。

幸亏,价钱很快有了小幅回升,他不敢多留,每瓶加价50元,转手卖给了二级经销商。

这次有惊无险,让周星磊加倍郑重。他几乎不囤货,找到下家马上脱手。“低成本抢到酒,再加上优越的流通性,才是赚钱的要害。”

虽不囤货,但他也珍藏了十多瓶茅台――2019年的原箱酒、2018年的生肖酒等。昔时入手花了3万多,现在已经升值到5万以上了。

经手了这么多茅台,周星磊一口也没喝过。他酒精过敏,不太敢喝,固然,这么贵的酒,也不太舍得喝。

赚了钱,他就买手办,钢铁侠、美国队长,一定挑最贵的。

“总要犒劳一下自己,斜杠青年很辛劳的!”周星磊笑里透着知足。

专职撸茅月入4万,忧郁随时被隔离

林晨宇 34岁 深圳前产物司理

若是说,入行拼的是速率和运气,想坚持下去,还得有点激情。

2019年,贵州出台新政策,外地游客飞赴贵阳龙洞堡机场,就能买到1499元的500ml装飞天茅台。

,

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林晨宇很兴奋,计划尽快行动。

效果回到家一研究政策,心凉了半截,“要求比较高,得是招行和建行的钻石卡用户,而且限量每人2瓶,倒手赚的钱,跟往返机票差不多”。

林晨宇思来想去,怕赔钱,没敢贸然行动。

厥后,他听说南方航空也加入“乘机购酒”流动,而且机票价钱越高,购置数目就越多,最多每人可以买6瓶,不用出机场,黄牛党就等着收购,一瓶能卖到2000多,“这可是超级大羊毛啊”,这一次,他没再犹豫。

林晨宇,32岁,是深圳一家游戏开发公司的产物司理。

结业快10年,也没攒下若干蓄积,眼看着深圳的房价越来越贵,为了赚钱买房娶亲,他四处探问,想找个副业,无意间就加入了坐飞机“抢茅台”的队伍。

一切准备就绪,他最先飞贵阳。

最初,他趁周末前后飞了四、五趟,一次也许花去两天时间,除去机票和其他费用,每次都能赚2000多。

第四次从贵阳回来,林晨宇辞了产物司理的事情,专心做起了“撸茅党”,

“赚得不算少,但甘苦自知吧”。林晨宇说,他日间坐飞机,晚上就在网上预约资格,到了机场抢茅台还要排队,一天下来,连饭都吃不上。

有一次刮风下雨,贵阳稀奇冷,他从深圳穿着短袖飞过去,排了良久的队,回来就重感冒,连打了7天点滴才好。

这些辛劳都不算啥,自从疫情发作之后,他最忧郁的是被隔离,若是一去一回都要隔离14天,一个月就没了收入。

林晨宇大略算过,现在也许一个月能赚4-5万,除了倒腾茅台,他还特意选乘高延误航班,可以分外获得延误险赔偿。

虽然自己裸辞做了“撸茅党”,他却不建议年轻人效仿他,“不要只看收入高,这里面的水很深,也稀奇辛劳,也没有网上攻略写的那么简朴,干这个没有安全感,天上不会掉馅饼,也不会掉茅台”。

“若是没有雄厚的资金和资源渠道,很难赚到大钱,以是,别当成事业干。等攒够了买房娶亲钱,我照样要回去上班的。”林晨宇语气坚定。

倒腾一次赚了200万,延迟升职很纠结

陆云崎 40岁 某三线小城 国企员工

“我卖的第一瓶茅台,是从家里偷拿的”。

10年前,陆云崎照样花钱大手大脚的败家青年,人为总是不够花,“家里有一箱原箱茅台,八几年的。是别人送给父亲的,他当宝一样,一直不舍得喝”。

昔时的陆云崎并不领会茅台的价值,他只知道这酒很贵,转手能卖钱。

缺钱了,他就偷偷卖一瓶,卖到第三瓶的时刻,被父亲发现,狠狠骂了他一顿,今后,他就再也没瞥见剩下的三瓶酒。

三瓶酒卖了5万多,没过多久就花光了。

此时的陆云崎,犹如开悟一样,洞悉了茅台的价值,“茅台酒满身都是宝,喝空了的瓶子,箱子都有人收,连瓶盖都有人收”,至于用途,他预测可能是用来“造假”。

好像打开了人生的另一扇窗,今后,他踏入黄牛的队伍,一晃就是十多年。

陆云崎本科结业,是某三线小城的国企职工,每月人为5000多,“饿不死,也活欠好。”

倒腾茅台,真能赚得盆满钵满?

他听到问题,爽朗大笑,却透着无奈,“现在市场通明度稀奇高,专卖店也是实名制,审查资格也很严酷,黄牛党也不能加价太高,一样平常加个几十块钱就走货了”。

“我能坚持做这么久,是有一些牢固渠道和资金支持”。

陆云崎的怙恃做过工程,家里小有蓄积,父亲之前还做过酒商,这里面的蹊径比他都清晰。

去年受疫情影响,茅台酒价钱创过历史新低。陆云崎就和几个同伙凑了600多万,囤积了一批酒,等价钱涨上去了,转手赚了200多万。

他说,做黄牛不能囤货太久,要把资金流动起,只管不要让酒留宿,一留宿可能就砸手里了,“该脱手时,必须武断爽性。”

陆云崎喜欢喝酒,赚了钱,一定会打开一瓶,犒劳一下自己。但他不舍得喝太贵的,究竟赚的都是风险钱,不容易。

“我不贪心,一有风吹草动,就赶快收手”。陆云崎说,他干了这么多年,最大的优势就是对政策稀奇敏感。

前几天,陆云崎听说,上海严打茅台就加价销售,跨越1499元指导价即没收,虽然上海市市场监管局并没有公布相关通告,但嗅到危险的他,照样决议收手休息几天。

“不能把货压在手里,不安全”。他还联络了贵阳的几个黄牛党同伙,对方也说暂时不收酒了。

陆云崎自嘲,“不信,你们这几天没事转转烟旅店,问有茅台吗?一定都说,没有了,都售罄了,不管你给加若干钱,就说一瓶没有”。

实在,也不是怯弱,是没必要顶风上。现在人人都囤积不出货,之后可能价钱会更贵,“实在,有的时刻越是打压,反弹越大,就跟北上广的房价一样”。

陆云崎还在黄牛党微信群看到,北京有家茅台店因超出指导价销售,200多万茅台都被没收了,他不确定新闻真假,““这个行当就是撑死胆大的,饿死怯弱的,赚的都是风险钱”。

几年前,陆云崎曾囤了一百多万的茅台,进价就不低,买到手又降价了,他那时着急用钱,赔了20多万就卖了。

“这里就是一个灰色产业链,黄牛党是这条产业链里的中间商,而且黄牛党也是有级别的,我不算玩得最大的,小打小闹吧”。

陆云崎有个黄牛党同伙,现在不卖酒了,改卖抢酒的外挂软件,听说也赚了不少钱,“这个才是旱涝保收,但我嫌疑谁人软件是不是有用,说到底,这个行当里,真爱喝茅台酒的不多,大多都是为了倒卖牟利”。

采访的过程中,总能感受到陆云崎的纠结,天天一直的“找酒”和“卖酒”,陆云崎经常以为自己像个两眼充血的猎人,天天在寻找着“猎物”,延迟了不少事情,也影响了升职。

“若是不是做黄牛党,估量我也醒目到科长职位了,惋惜凡事两难全”。说不清是遗憾照样不甘,陆云崎叹了口吻。

结 语

元旦之前,贵州茅台为了确保市场供应足够,全渠道投放了7500吨飞天茅台,并公布一条新规:从2021年1月1日起,茅台专卖店系统每月需将80%的茅台酒根据1499元指导价拆箱售卖,厂家会不定期到店里检查箱子数目和售卖情形,若是发现拆箱率没有达标,酒厂就会处罚经销商。

即便如此,茅台仍然一瓶难抢。

打开京东APP,预约茅台的人数到达100多万,茅台成为了电商平台当之无愧的引流利器。线下询问经销商,也是众口一词,“没酒了”,“我这一定都是售罄,不用问了”。

上一篇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随机文章
热门文章
热评文章
热门标签